爱情文章

    “这人,你想怎样解决便解决吧,我可不需要这种随从。”缓缓的转身,药老行进屋内,留给萧炎一句轻飘飘的话语。 “既然他们能有抢药杀人的决心,那么自然也知道失败后,自己应当付出何种的代价。”药老淡淡的道,抬眼瞟了瞟三人,手掌一翻,森白色火焰再次腾烧而起:“自己跳下去?”

    cccc777小说图片

    “你…”艰难的回转过头,这名二品炼药师死死的盯着那名忽然对自己出手的同伴。怨毒地嘶哑道:“你…也会死在这里,绝对…逃不掉,他,不会放过你!” 望着那身体逐渐软倒而下的同伴,这名二品炼药师剧烈的深吸了一口气。忽然转头对着药老大喊道:大人。我愿意跟随您!只求您能放我一条生路!”

美文欣赏

美国代购 蔻驰coach母亲节系列三节雨伞 美国代购 Coach 奥特莱斯代购4.24采购